“五洲同春”美國公路歷險記--華僑華人--人民網
人民網

西行漫記之二:中國僑聯“五洲同春”藝術團美國巡演遭遇暴雪阻路

“五洲同春”美國公路歷險記

人民網記者 王堯

2011年02月20日21:48    來源:人民網     手機看新聞

少林武僧幫忙修車
少林武僧幫忙修車
  出門在外,天公不作美乃恨事之首。“五洲同春”藝術團此次美國巡演行程皆在西岸,團員們正自竊喜能避開美國東部暴風雪的肆虐。然而,天不從人願。在享受了幾天加州冬日暖陽之后,舊金山的冷雨就不期而至。完成加州演出前往第三站內華達州雷諾市的途中,一場罕見的暴雪讓“五洲同春”藝術團全體成員在異國他鄉體驗了一番與雨雪冰凍天氣搏斗的感覺,最大的體會是,還是祖國好。

  當地時間2月17日上午10點,與牡丹市的華僑華人依依惜別后,“五洲同春”藝術團出發前往下一站雷諾。依然是承辦方美國華人票房公司的三輛轎車載著工作人員先行打前站,兩輛大巴載著藝術團成員和部分工作人員居中,兩輛裝滿道具和舞美的大卡車殿后。剛上車,華人票房公司的高洋小姐就告訴大家,原計劃繞行世界著名的度假勝地太浩湖的計劃取消了,因為那邊已經開始下雪,如果繞行可能天黑也到不了雷諾。哦,有點小遺憾。要知道那可是全世界最深的高山深水湖,據稱終年湖面不結冰、四周高山環繞,美不勝收,據說曾被馬克·吐溫稱為“地球上最美麗景觀”。不過,為了安全起見,還是經高速公路直奔雷諾吧。然而,在雨中剛行出半個小時,打前站的工作人員傳來噩耗,由於天降一年難遇的暴雪,通往雷諾的80號高速公路已經封閉,開放時間待定。

  等還是不等?這是個問題。最后的決定是等消息爭取今天走,畢竟在雷諾還有演出行程,早一天到達,早一點安心。漫長的等待開始了。身在大巴車上的美國華人票房公司總經理戴?要求前方工作人員每隔一個半小時打電話詢問一次路況,車上的演員們開始講笑話、說段子打發時間,大家自嘲說這感覺很象送戲下鄉的烏蘭牧騎小分隊嘛。中飯時間到了,原訂的就餐地點隻能取消,工作人員經過努力尋找,終於找到一處麥當勞讓大家就餐。可憐這家小小的麥當勞可能從來沒有一次來過這麼多的客人,一次上百份漢堡的大買賣把店員的頭都搞暈了。飯畢,大巴車開到一大MALL(購物中心),讓全體人員下車逛店打發時間,每一個半小時集合一次聽消息。於是,這個非旅游景點的小鎮購物中心裡第一次同時有那麼多中國人晃來晃去。北京勁鬆四小金帆藝術團的小朋友們身著漂亮的紅色帶帽衫、腳蹬雪地靴跑來跑去,是商場裡一道亮麗的風景。這群年齡在十歲左右的小朋友們也找到了自己的心愛之物-----手機套,據說比中國便宜。

  集合、解散,再集合、再解散,終於說可以上車了,以為能走了。其實不是,目標----晚飯。這回龐大的就餐陣容震撼的是另一小鎮上的一家日本海鮮自助餐。終於,終於,晚上8點左右,好消息傳來,可以走了!行未多遠,密集的雨便變成了雪,雪似鵝毛,路邊積雪近人膝蓋。加州法律規定,這樣的大雪天車輛必須加裝雪鏈(即防滑鏈)才能上路,並設有專門檢查站進行檢查。我們這輛車的司機備了兩付較高級的雪鏈,而載有勁鬆四小同學們的大巴隻備有一付鐵制的雪鏈,於是我們來自柬埔寨的樂於助人的司機同志便贈送了一付高級雪鏈給他們,事實証明,這是多麼無私而英明的決定。裝上雪鏈,皮膚黝黑的司機樂觀地說:再有一個半小時,就可以到目的地了。但沒多久,就聽他一聲驚呼:“雪鏈不見了,快幫忙下車找雪鏈。”

  關鍵時刻掉鏈子,與雪鏈干上了的漫漫長夜開始了。車挪至路邊,小伙子們都下車幫忙,但黑夜茫茫,到處是積雪,何處覓雪鏈的芳蹤?管它有沒有雪鏈,走吧,但車子已徹底地陷在雪坑裡,再也走不出去。以少林武僧為首的小伙子表示可幫忙推車,被司機拒絕,不是不信任中國功夫,實在是天黑路滑怕出意外。打電話給還在后面裝雪鏈的其他幾輛車,希望他們幫忙買雪鏈送來,結果是幾輛車都已經開過了可能有雪鏈賣的檢查站,且被堵在了路上、進退不得。唯一的方案也是最后的方案----等載著小學生們的大巴到雷諾后再回頭來接我們,不過,這樣的暴雪天,這樣的速度,這方案意味著我們到達雷諾是天亮以后的事。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身邊一輛輛車從我們身邊“無情”駛過,一輛似乎是搶險的警車開過來了,大家看到了希望,誰知,人家看了看表示愛莫能助,見大巴也沒有妨礙交通,就揚長而去了。小伙子們紛紛下車“方便”,女同志拿把傘遮著也將就了。十二點、一點,后面的轎車終於趕上來了,為了不讓“可怕”的最后方案變成現實,轎車二話沒說在大雪中毅然掉頭,返回檢查站購買雪鏈。過了一會,運道具的卡車也趕上來了,告知車上還有兩空位,可以帶兩個人走,先走一個是一個。風格甚高的同志們一陣無私的推讓后,我和中國僑聯的郭大姐坐上了卡車,向雷諾進發。

  據說內華達(NEVADA)來源於西班牙語,意思是“被雪覆蓋”,果然,公路兩邊的高山白雪皚皚、玉樹瓊枝,積雪覆蓋的小鎮房屋如童話般美麗。美則美矣,於行車大不利。雪越下越大,車頭堆滿了雪,雨刷上結了大塊的冰,能見度本來就低,每有大車超過,揚起的雪塵簡直就是馬路殺手。一路險道環生,我們的卡車多次差點與前車“接吻”。路邊不斷看到“趴窩”的車主在路邊獨自忙活著,年過半百的司機戴大哥告訴我們:美國就是這樣,遇上問題多靠自力更生艱苦奮斗,警察不會幫你解決,找拖車是要收費的,動輒就是上千美金。原來如此。此時此刻,我們陪加思念高速公路上送泡面和熱水的咱們黨和政府。

  似乎走了很久,卻仍看不到前面有燈火,戴大哥有點發毛:“難道走錯了嗎?雷諾也該到了啊。”那該死的路牌,指路竟是一裡一裡指的,開了二三個小時路牌上還沒有出現過雷諾兩個字,實在不如咱們的京藏公路,幾乎幾分鐘就可以看到距承德還有多少多少公裡!終於終於,路牌上出現了雷諾20裡的字樣,我們舒了一口氣,這意味著,1個小時后有希望到達雷諾。

  午夜4點,終於進城。高樓大廈的頂端有絢爛霓虹,街道上滿是白雪,空無一人,詭異得仿佛進入了劫后的空城。在城裡繞了好幾圈,也沒有找到要投宿的旅館,打了半天酒店電話也不明所以。想找人問路是種奢望,內華達州本來就是全美人口密度倒數第三低的州,這半夜四點路上要有人才怪呢。這時,越來越荒涼的路邊居然出現了一家7--11,我毅然決定下車問路。 推開門,正在埋頭搞衛生的帥小伙被我嚇了一跳。聽了我的陳述,小伙子驚訝地一挑眉毛,那旅館挺遠的,你要走著去?當然不是,我有大卡車呢。小伙子於是BALABALA開始說起來(估計他在心裡說的是,這都什麼人啊,大半夜的,又是雪天,還在拉貨掙錢吶)。鑒於之前電話問路的教訓,我厚著臉皮要求小伙子到門外指路,更一目了然。小伙子也照辦了,千恩萬謝之后,再上路,到了!

  午夜5點,安頓下來。致電還在雪深火熱中的戰友們。得知他們仍原地不動,買來的兩套雪鏈都已崩斷。讓先到的大巴回程去接太危險,搞不好兩輛大巴都陷在路上,這一方案已經放棄。現在正等待已到雷諾的四驅車將先到大巴上的鐵制雪鏈再送去,預計全體到達雷諾的最后時間是明天上午十點。

  100多英裡,24小時。2月18日上午9點多,比預計時間提前了一點,那超級邪門的大巴終於到達雷諾。說它邪門,是因為送去的第三套雪鏈也被崩斷了。一籌莫展、無計可施,組織上隻好讓全體女同志搭四驅車先走,大巴等天亮再想辦法。早晨7點,大巴試著再發動,也許是人少了的緣故,居然走出了雪坑!在沒有雪鏈的情況下,隻用了兩個多小時就到達了雷諾。

  中午時分,全體團員們在餐廳相聚了。一夜未眠的男士們看起來仍然神採奕奕,沒有人抱怨,大家興高採烈地說著柬埔寨司機的可愛----在上高速前的漫長等候中,他擔心大家無聊,還自費到MALL裡買了動畫片碟放給大家看,可惜是英文的,團員們興趣缺缺。關鍵時刻掉鏈子后,他心中無比愧疚,大雪天急得滿頭大汗,想盡了辦法﹔說著少林武僧的無私----這一路,搬道具行李等重活都是他們主動承擔的,裝雪鏈也積極幫忙,同志們特別要求對他們中的張俊杰同學提出表揚,他不怕臟不怕凍幾次鑽入車底。說著華人票房公司工作人員阿力的神勇---在前一晚一夜未睡的情況下,他在暴雪中驅車馳援,送來的雪鏈雖然斷掉,但帶走了近十位女同志,成功為大巴車減重,為最終脫困發揮了重要作用。而這位白人小伙並非專業司機,人家畢業於斯坦福大學電子工程系,碩士----他的故事容后再表。說著不幸中的大幸----幸虧載有勁鬆四小演員們的大巴一路無事,夜裡十二點左右就到達了雷諾,那些嫩得象花骨朵一樣的小朋友要是也折騰一夜,后果不堪設想。

  “最大的幸運是全體人員平安到達。也許是天意,讓我們等了一夜,避免了雪夜行車的危險。” 五洲同春”藝術團副團長、中國僑聯文化交流部部長陳邁舒了一口氣:

  仿佛成了規律,“五洲同春”演出的日子,一定是好天氣﹔趕路時一定是壞天氣。 2月19日,兩日暴雪之后的雷諾居然放晴了!陽光明媚,天空藍得透明,群山白雪皚皚。可惜,我們的演職員們無暇欣賞眼前的美景,一頭扎進劇場彩排去了,精彩的演出即將開始! (當地時間2月19日上午11時於雷諾)

  
雪夜
雪夜
天亮了
天亮了
聯系本文記者

王堯
[留言][博客][微博]
(責任編輯:崔東)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