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華人熱議抓捕無証移民 “庇護城市”能庇護誰?

2017年02月21日14:39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原標題:“庇護城市”能庇護誰?

美國民眾在白宮前集會抗議特朗普移民新政

據新華社

圖為抗議特朗普移民禁令

資料圖片

據美國《世界日報》報道,最近美國加州多個城市與學區成為無証移民的庇護城市,每個城市對此反應不一,華人或表態支持或發聲抗議,“庇護城市”究竟能庇護誰?

“優先執法”查抓移民

據美國當地媒體報道,美國聯邦移民暨海關執法局(ICE)近期加大執法力度,抓捕無証移民。數據顯示,僅在南加州就逮捕了161名“外國罪犯和其他非法移民”。此外,芝加哥的執法局也証實,在2月上旬結束的掃蕩行動中,執法人員在伊利諾州、印第安納州、威斯康辛州、肯塔基州、堪薩斯州以及密蘇裡等州,逮捕了超過200名外國公民。

有媒體報道,“不少人上一分鐘還在工作,下一分鐘就被送去機場遞解出境了。”雖然這一說法稍顯夸張,但執法局對非法移民確實加大了查處力度。

“23歲的梅迪納在父親西雅圖的家中被捕,引發了移民團體的極大關注。”美國法律政治學者張軍律師在接受本報採訪時說到。據悉,梅迪納7歲的時候,被父親從墨西哥帶到美國。2014年,他獲批加入暫緩遣返無証移民計劃(DACA),即“夢想法案”。規定16歲以前隨父母非法赴美、在美連續生活5年的無案底非法移民可以入籍。這是奧巴馬政府行政命令的一部分,預計有75萬人獲益。

“但這只是一個孤立的事件,未來是否會抓捕無案底的無証居民還有待觀察。以洛杉磯為例,移民執法局捕捉的160個非法移民,其中150多個是有犯罪前科或者嚴重犯罪的人,比如殺人、強奸、走私毒品等。”張軍說。因此,在執法過程中,是存在“優先執法”的計劃。

據最新的皮尤統計數據顯示,紐約、芝加哥和洛杉磯三個堅決抗議特朗普遣返無証移民的“庇護”城市,約有1110萬移民,其中無証的非法移民人數達到680萬人。所以,上述三城市所受沖擊最為顯著。但並非所有城市都受到了重大影響,“我所在的俄勒岡州波特蘭市是在政治上比較活躍的美國城市之一,特朗普頒布禁令當天,示威者就在機場舉行了抗議游行。所幸波特蘭無証移民較少,因此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美國波特蘭州立大學教授李斧博士在接受採訪時說。在耶魯大學進行交流的徐德清也表示,耶魯大學位於康涅狄格州紐黑文市,相對比較包容。雖然學校內部有小規模的抗議活動,但沒有受到很大影響。

“庇護城市”飽受爭議

究竟什麼是“庇護城市”呢?

張軍說,“地方政府執法人員在執法時遇到無証移民,不會因為移民身份問題而被起訴扣留。”也就是說,一旦一個無証移民因為違反交通規則等與身份無關的事情被警察拘捕,該移民的身份信息會被發送到美國移民局,此人隨后則會被拘留所額外扣押此人48小時。同時,移民局會利用這個時間辦理法院許可與遣返移民的手續。

“庇護城市”為何會產生爭議呢?

1月25日下午,特朗普簽署的行政命令表示停止向非法移民庇護城市提供聯邦資金援助,也就是不執行聯邦移民法律的城市,包括舊金山、聖荷西、奧克蘭、西雅圖、紐約、芝加哥。隨后,作為庇護城市的洛杉磯,市長賈西提曾公開表態,將對抗特朗普的總統行政令,保護無罪者。

“美國憲法第十修正案,規定了美國各州有相對獨立的自主權。但同時又規定美國憲法是最高法,聯邦法優先於各州州法。一旦地方法規與聯邦法發生沖突,聯邦法優先。”在美國生活了二十多年的紐約羅斯李根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孫瀾濤律師在接受本報採訪時說。張軍也認為,“庇護城市”在嚴格的法律意義上是不符合美國聯邦法律的。

華人對“庇護城市”的評價也是各有不同。

洛杉磯華裔聚集的聖蓋博谷區域已宣布成為庇護城市,在聖蓋博谷地區工作的張夢煒認為,庇護城市是對人權的保護。轄區覆蓋聖蓋博谷區域的國會議員趙美心也表示,隻有成為庇護城市,無証移民和難民才會敢於向警方和政府部門尋求幫助,這有利於建立安全的社區環境。

但加州申請成為“庇護城市”的提案卻引發了加州眾多華人的抗議。加州38選區共和黨州參議員安德森發起反對加州成為庇護城市的主張,並在網上發起請願,很快便有大批華裔民眾回應。華裔民眾梅紅說她很贊成特朗普在移民政策方面的想法,因為她擔心庇護城市會給當地居民的安全帶來隱患。

理性看待 保護權益

賈西提此前曾在記者發布會上表態,洛杉磯市是庇護城市,但這並不意味著是對犯罪行為的包容。賈西提表示,他們也在積極配合聯邦執法部分的工作,只是在逮捕方面並非僅僅依靠臉龐、膚色和族裔去判斷,而是需要提供更充足的法律証據。

“無証移民的存在,特別是沒有犯罪記錄的無証良民,解決了地方政府勞動人口不足的問題。”孫瀾濤說,“以紐約市為例,如果沒有大量的無証移民,紐約的白領階層可能無法在餐館吃上午餐了。”李斧也認為,“美國很多行業是靠無証移民的低薪勞動維持的,比如農業、園藝、酒店。美國的低物價是社會穩定的要素之一。”除了解決地方政府勞動力不足的問題,基於美國的人道主義考慮,“庇護城市”的存在是合理的。

但同時,反對庇護城市的一方也給出了充分的理由。除了違反美國法律之外,“庇護城市的非法移民會進一步佔用合法納稅人的資源,比如醫院、學校、道路交通等公共設施”,張軍表示。舊金山市律師丹尼斯·赫雷拉也表示,特朗普此舉將導致舊金山市每年損失12億美元的聯邦資金,而這部分資金大部分用於貧困人口的醫療、食品援助等。

李斧認為,“庇護城市目前受到的最大挑戰是聯邦資助問題。美國很多城市都有不少項目受到聯邦經費資助。特朗普曾試圖用停止聯邦經費資助來威脅庇護城市。”

但據美聯社報道,西雅圖市長穆瑞表示,“不會被這個嚇倒。”他表示已經指示各部門籌劃預算,准備應對可能損失的聯邦撥款。芝加哥市也建立工作組幫助無証移民,並投入100萬美元作為法律辯護基金。

在美華人應如何維護自己的權益?

張軍提議,“以非法方式進入美國的華人,是非常少的,在統計學上這個問題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計。但是,華人朋友們應該隨身攜帶証明自己身份的証件,如綠卡、駕照、護照、祖籍國的身份証等。華人要‘智慧’地和其他少數族裔一起發聲,積極參政議政。”

(責編:石香雲(實習生)、曾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