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刷盤子”勤工儉學到“刷手機”改變人生

“海創邦”帶著中國方案走向世界

劉少華  柴雅欣  張滋宜

2018年06月19日08:19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洛杉磯“吃貨小分隊”參加美食活動。

  在德國連鎖超市dm超市裡的“易退稅”標識。

  蕾拉(右)特地來到杭州第一家“無現金夜市”——武林夜市走訪,學習經驗。

  中國人“留洋”,在不同時代,有不同格局。

  老一輩中國留學生創業,一般集中在餐飲、美容等行業,“刷盤子”幾乎成為一代人的記憶。

  相較之下,新一代中國留學生視野更開闊,技能更多元,在金融科技、互聯網等新興領域屢見其身影,養活自己,有時隻需要一部手機。

  如今,海外創業的留學生,相當一部分人在“中國經驗”和“中國方案”上做文章。他們正在成為一代“海創邦”。今天讓中國人生活更加便利和幸福的解決方案,正通過這群“海創邦”搭橋出海,不折不扣地走向世界、影響世界、造福世界。

  變革

  “中國經驗”帶來創業靈感

  德國慕尼黑,位於市中心的瑪麗恩廣場游人如織。在一排排巍峨高聳的哥特式建筑群圍繞下,德國“dm日化超市”頗受中國游客青睞。

  超市門口,玻璃門上有一張綠色貼紙,用中文寫著“易退稅”。這張貼紙,已經貼在全德國200多家“dm日化超市”連鎖店,也貼在了德國、西班牙、奧地利等國家其他品牌的2100多家店鋪裡。

  “易退稅”APP在歐洲開啟了“互聯網+退稅”的潮流,其發起人是翟程遠。

  創業前,翟程遠受過刺激。2014年,作為慕尼黑工業大學中國學聯主席的翟程遠,經常幫訪問團在機場辦退稅。有一回,他填錯了近20份稅單,涂改過的稅單全部作廢。當時,距離飛機起飛隻剩1個小時,返回市區重新開單不現實。結果,整個團的稅金都打了水漂。

  國內的生活經驗告訴他,互聯網正重新定義一切。翟程遠說,歐洲的移動互聯網應用領域相對狹窄,而在中國,幾乎沒有什麼事不能在網上辦理,一部手機就可以搞得定。啟發隨之而來:“線下退稅的痛點可以線上打掉,‘互聯網’和‘退稅’的結合將改變整個退稅行業。”

  “我們和德國商家談合作,一開始對方還猶豫,但現在,他們非常認可這套來自中國的‘電子退稅’方案。”兩年前,第一個與“易退稅”達成合作的店家——慕尼黑日默瓦箱包店的老板,現在已經是“易退稅”的投資人了。

  翟程遠感慨,移動互聯網在中國的成功普及給了他創業的靈感,更給了他勇往直前的信心和底氣。

  同樣獲得靈感和底氣的,還有德國亞琛工業大學“90后”留學生胡一帆。

  “樂本”外賣訂餐服務平台是胡一帆的創業成果,創業的點子來自逆向思考:“我身邊有不少同學做代購,把德國的好東西帶回國內,我就想,中國有什麼好東西可以帶到德國呢?”

  這個“好東西”,正是飛速發展的移動互聯網,是雨后春筍般興起的互聯網平台。

  2015年起,中國傳統餐飲搭上了移動互聯網快車,線上外賣發展迅猛,“美團”、“餓了麼”日漸風靡。而在歐洲,這一領域幾乎是空白,送外賣的餐館局限於披薩店等快餐店,送餐距離也受限制,這讓他萌生了做一款歐洲版“美團”的想法。

  “樂本”於2017年3月上線,目前已在德國11個主要城市開通了業務,入駐商家超過300家,覆蓋了德國超過80%的華人。“無論是外賣配送服務、同城快遞服務,還是和吃喝玩樂購物相關的商家活動信息服務,都是借鑒了國內的經驗,同時適應歐洲本地需求。”胡一帆說,去年回家鄉成都,發現火鍋都能送到家了,不禁感嘆,“回國不只是休假陪爸媽的,更是回來‘上課’長見識的!”

  連接

  搭上中國發展的“快車”

  在國外,不少中國留學生創業並非從零起步,而是扮演牽線搭橋的角色,從中國移動互聯網出發,為中國企業在海外布道,幫助當地企業搭上中國發展的“快車”。

  尹偉從芬蘭圖爾庫大學微電子系博士畢業后,用了四年時間,在當地創業公司“ePassi”裡從實習生做到了CFO(首席財務官)。作為公司裡唯一的中國高管,他向本報坦言,“在異國他鄉獲得職場尊重的密碼,來自中國移動支付的全球競爭力”。

  這家創業公司之所以能成為芬蘭最大的電子錢包公司,離不開尹偉的牽線搭橋。2016年底,“ePassi”和支付寶在芬蘭共同打造了“一部手機游芬蘭”。無論是在三萬英尺上往返“芬蘭-中國”的7條芬蘭航空航線,還是下了飛機打車,前往羅瓦涅米看聖誕老人和哈士奇,一路上,處處可見熟悉的“支付寶藍”。

  這一切給芬蘭人做跨界金融打開了思路,甚至芬蘭央行都有意通過尹偉向中國取經。

  搭上中國發展“快車”的,還有在荷蘭創業的何匯益。“以荷蘭創業公司創始人的身份,隨荷蘭首相和國王訪華——放在幾年前,根本想都不敢想的,但現在,幾乎每年我都有這樣的機會。”

  不到兩年時間,何匯益創立的第三方聚合支付平台“2paynow”已經在歐洲13個國家連接起上千個商戶,並且保持每季度226%的增長。

  在“2paynow”的商家列表裡,有一家賣奢侈品的家族企業,以前做中國人生意主要靠導游或投報紙廣告,但效果越來越差。后來,企業通過“2paynow”接入了支付寶出境平台后,見証了奇跡般的連環效應:中國買家來荷蘭旅游,看到出境平台的推薦和優惠券,慕名前來購物。成交后,買家還會關注店家的生活號,回國后二次購買,這樣的跨境復購率已高達40%。

  因為這些,荷蘭老字號和中國消費者之間建立起了“1+1>2”的新型交易關系,這不僅讓當地奢侈品老字號大呼“不可思議”,也讓何匯益意識到,中國移動支付對歐洲老字號的改造,可能是中國融入西方主流商業社會的一個標志。

  10年前,何匯益曾幫助華為在歐洲開疆拓土﹔10年后,他為支付寶在歐洲深度拓展。伴隨著中國“技術出海”的浪潮,他見証了兩張“中國名片”在海外的落地生根。

  落地

  與世界共享“中國方案”

  對7億多中國網民來說,移動支付已是大部分人的生活常態。在微信、支付寶等平台上,人們不僅能網上線下購物、繳水電煤費、打車騎車,還能拿公積金、預約挂號……這個便捷的“中國方案”,正在由一群“80后”“90后”中國留學生分享到全世界。

  泰國素貼山腳下,清邁大學綠茵蔽日、樹影婆娑,一批批中國游客慕名前來。校門旁,一個10平方米不到的小鋪子並不顯眼,卻有絡繹不絕的游客前來,買走榴蓮干、芒果干、桂圓干……店主,是一位總笑臉迎人的泰國老奶奶。

  “因為語言不通或者應接不暇,老奶奶錯失了不少生意。”杭州姑娘蕾拉在泰國留學后選擇留下來創業,最初做的是高端旅游。兩年前,因為看好中國人出境游的前景,改為推廣中國的移動支付。

  如何讓老奶奶相信、接受進而用上支付寶?蕾拉索性讓團隊裡的泰國小哥當起了小店收銀員,通過手把手教、一單單演示,最終,不會說英語、聽不懂中文、更沒用過智能手機的泰國老奶奶,成了當地年紀最大的“無現金商家”。

  作為“一帶一路”沿途樞紐國家,泰國是中國最熱門的旅行地之一,而中國人也成為拉動泰國旅游業的主力軍。伴隨著移動支付在泰國落地,給中國游客帶來便利的同時,也讓當地人做生意更簡單。據統計,支付寶“全球游”已覆蓋40個國家和地區,數千名“海外推廣合伙人”中,近九成有留學生背景,並且以“80后”和“90后”為主。常跟“海外推廣合伙人”打交道的螞蟻金服國際市場高級專家項臻說,支付寶所代表的中國方案對他們的沖擊,會讓他們到國外后,很快發現更多的機會和空間,進而投身其中。“他們看到了浪潮的來臨,他們也是同樣浪潮的一部分。”

  同樣在萬裡之外的洛杉磯,南加州大學畢業生段方旖打起了中餐的主意。不同於過去在唐人街開中餐館這種傳統方式,段方旖用“互聯網+”的新思路服務當地的中餐愛好者。

  這一切要追溯到8年前,初來乍到之際,段方旖發現在美國最大的點評網站Yelp上,居然找不到好吃的川菜,於是創辦了“吃貨小分隊”——后來成長為北美華人最大的美食資訊平台。

  今年3月初,擁有100萬粉絲的“吃貨小分隊”在洛杉磯辦了一場別開生面的春酒會,海底撈的串串、眉州東坡的烤鴨、鮮芋仙的芋圓……50個中國美食鋪子端出來一百多種美食,伴隨著現場的付款二維碼,現場3700多名參與者好像回到了家鄉的夜市。

  “以前是美國模式被復制到中國,現在反過來,‘中國方案’正在美國生根發芽。”段方旖說,蓬勃發展的移動互聯網,為新一代中國留學生贏得了更多元的創業空間。“在‘吃貨小分隊’平台上,既有中國菜,也不乏美國最好的牛排館,許多米其林餐廳現在跟中國館一樣看重我們的平台。”

  就在前不久落幕的第三屆海外華文新媒體高峰論壇上,本報最新發布了《新時代中國形象與中國理念海外傳播影響力報告》。數據顯示:雖然身在海外,但這個“大海外華人圈”其實一直關注著中國,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調查中,89.5%的受訪者認為自己與中國的命運休戚與共﹔80%以上的海外華僑華人表示願意發揮“橋梁紐帶”作用,參與“一帶一路”建設。從海外華人圈對各類“中國符號”認知度排名看,“支付寶”和“春節”、“中秋”、“高鐵”、“淘寶”等一起列入了海外華人眼裡選出來的“中國符號”。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故事。如今,從中國走出去的“海創邦”,隊伍正越來越壯大。他們不斷洄游往返,從中國發展成果中汲取力量,再把中國方案帶出國門。他們改變著中國留學生這個群體的傳統奮斗方式,改變人生的同時,更為世界帶去廣受歡迎的全新方案。

(責編:賈文婷、楊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