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學海德堡(留學記)

□馬 騁

2018年08月20日11:12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今年暑假,我在德國獲得碩士學位。回望留學生活,最懷念的還是初到德國,在海德堡大學語言學院學習語言的那段時光。

  2014年9月19日,我從上海浦東機場起飛,經過12個多小時的飛行,降落在德國法蘭克福機場。因下機后去衛生間,耽誤了取行李的時間,我錯過了前往海德堡的大巴,隻好改為到法蘭克福火車站坐公交車。下了公交車,離我預定的青年旅社還有約兩站的距離,一位華人大叔幫我拖著行李,把我送到了旅社。手機充好電后,我通過微信告訴父母,已平安抵達。

  兩天后,我拿到了宿舍鑰匙。宿舍是在國內就預定好的,這是一座三層小樓,每人一個房間,客廳、餐廳、廚房公用。室友中,還有一位來自哈爾濱的姑娘,我們很快成了朋友。住隔壁房間的法國室友非常耐心地告訴我各種物件該怎麼用。

  開學之初,同學都是來自不同國度的陌生人,相互熟絡的最便捷方法就是聚餐。第一個周末,我們就約了近10個同學一起做飯聚餐。中國同學擀皮剁餡兒、包餃子。一陣折騰,日本菜、韓國菜、土耳其菜、印度菜,擺滿了一桌子。我做的土豆燉雞塊頗受歡迎,被一掃而空。一頓飯下來,陌生人成了朋友。

  每天上課、做作業之余,我們會參加各種活動,逛逛海德堡老城,或者在校園走走,那一個月我居然隻開了一次電腦,比起在國內一天十幾個小時在線的狀態,簡直不可想象。我也逐漸開朗活潑起來。

  留學的主要任務是完成學業。我在南京大學隻學了不到1年的德語,父母最擔心我聽不懂老師講課。第一天課后,父親問我能不能聽懂,我說能聽懂大部分。為了學好德語,我決定在海德堡大學餐廳的告示欄裡貼廣告,尋求德語語伴,我可以教對方中文。

  老師在課上問我們對德國人的印象,我回答說:“當我需要幫助的時候德國人很熱情。”老師說:“不不,不可能,德國人很冷。”

  我又說:“我覺得海德堡中老年人過得很悠閑,年輕人很快樂,小朋友酷酷的,踩著個滑板,嗖一下人就沒影了,很可愛。此外,德國人愛讀書。很多小朋友在電車裡捧著書看。”聽我說到這些,老師頻頻點頭。

  “德國有很多帥哥。”我補充說。老師裝作害羞的樣子回應道:“對對,這顯然是對的。”同學們都笑了起來!

  海德堡,是頗具詩意的城市——有保持著舊時樣貌的老城,也有德國最古老的大學——海德堡大學。在這所大學的歷史星空裡,閃耀著黑格爾、費爾巴哈、馬克斯·韋伯、羅伯特·舒曼等一連串光彩奪目的名字。和這些名字相互輝映的,是海德堡大學的哲學家小路。

  一個僻靜的角落,幾枚熟透了的李子,散發出淡淡的酒香,紅砂岩的石碑上刻著荷爾德林的名字,還有幾行詩:

  灌木叢繁榮其上,直鋪深谷,

  背靠山丘或懷抱河灘,

  蔓延你歡樂的小巷,

  它們休憩在你芬芳寧靜的花園之下……

  (寄自德國)

(責編:賈文婷、樊海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