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洲同春”美国公路历险记--华侨华人--人民网
人民网

西行漫记之二:中国侨联“五洲同春”艺术团美国巡演遭遇暴雪阻路

“五洲同春”美国公路历险记

人民网记者 王尧

2011年02月20日21:48    来源:人民网     手机看新闻

少林武僧帮忙修车
少林武僧帮忙修车
  出门在外,天公不作美乃恨事之首。“五洲同春”艺术团此次美国巡演行程皆在西岸,团员们正自窃喜能避开美国东部暴风雪的肆虐。然而,天不从人愿。在享受了几天加州冬日暖阳之后,旧金山的冷雨就不期而至。完成加州演出前往第三站内华达州雷诺市的途中,一场罕见的暴雪让“五洲同春”艺术团全体成员在异国他乡体验了一番与雨雪冰冻天气搏斗的感觉,最大的体会是,还是祖国好。

  当地时间2月17日上午10点,与牡丹市的华侨华人依依惜别后,“五洲同春”艺术团出发前往下一站雷诺。依然是承办方美国华人票房公司的三辆轿车载着工作人员先行打前站,两辆大巴载着艺术团成员和部分工作人员居中,两辆装满道具和舞美的大卡车殿后。刚上车,华人票房公司的高洋小姐就告诉大家,原计划绕行世界著名的度假胜地太浩湖的计划取消了,因为那边已经开始下雪,如果绕行可能天黑也到不了雷诺。哦,有点小遗憾。要知道那可是全世界最深的高山深水湖,据称终年湖面不结冰、四周高山环绕,美不胜收,据说曾被马克·吐温称为“地球上最美丽景观”。不过,为了安全起见,还是经高速公路直奔雷诺吧。然而,在雨中刚行出半个小时,打前站的工作人员传来噩耗,由于天降一年难遇的暴雪,通往雷诺的80号高速公路已经封闭,开放时间待定。

  等还是不等?这是个问题。最后的决定是等消息争取今天走,毕竟在雷诺还有演出行程,早一天到达,早一点安心。漫长的等待开始了。身在大巴车上的美国华人票房公司总经理戴锜要求前方工作人员每隔一个半小时打电话询问一次路况,车上的演员们开始讲笑话、说段子打发时间,大家自嘲说这感觉很象送戏下乡的乌兰牧骑小分队嘛。中饭时间到了,原订的就餐地点只能取消,工作人员经过努力寻找,终于找到一处麦当劳让大家就餐。可怜这家小小的麦当劳可能从来没有一次来过这么多的客人,一次上百份汉堡的大买卖把店员的头都搞晕了。饭毕,大巴车开到一大MALL(购物中心),让全体人员下车逛店打发时间,每一个半小时集合一次听消息。于是,这个非旅游景点的小镇购物中心里第一次同时有那么多中国人晃来晃去。北京劲松四小金帆艺术团的小朋友们身着漂亮的红色带帽衫、脚蹬雪地靴跑来跑去,是商场里一道亮丽的风景。这群年龄在十岁左右的小朋友们也找到了自己的心爱之物-----手机套,据说比中国便宜。

  集合、解散,再集合、再解散,终于说可以上车了,以为能走了。其实不是,目标----晚饭。这回庞大的就餐阵容震撼的是另一小镇上的一家日本海鲜自助餐。终于,终于,晚上8点左右,好消息传来,可以走了!行未多远,密集的雨便变成了雪,雪似鹅毛,路边积雪近人膝盖。加州法律规定,这样的大雪天车辆必须加装雪链(即防滑链)才能上路,并设有专门检查站进行检查。我们这辆车的司机备了两付较高级的雪链,而载有劲松四小同学们的大巴只备有一付铁制的雪链,于是我们来自柬埔寨的乐于助人的司机同志便赠送了一付高级雪链给他们,事实证明,这是多么无私而英明的决定。装上雪链,皮肤黝黑的司机乐观地说:再有一个半小时,就可以到目的地了。但没多久,就听他一声惊呼:“雪链不见了,快帮忙下车找雪链。”

  关键时刻掉链子,与雪链干上了的漫漫长夜开始了。车挪至路边,小伙子们都下车帮忙,但黑夜茫茫,到处是积雪,何处觅雪链的芳踪?管它有没有雪链,走吧,但车子已彻底地陷在雪坑里,再也走不出去。以少林武僧为首的小伙子表示可帮忙推车,被司机拒绝,不是不信任中国功夫,实在是天黑路滑怕出意外。打电话给还在后面装雪链的其他几辆车,希望他们帮忙买雪链送来,结果是几辆车都已经开过了可能有雪链卖的检查站,且被堵在了路上、进退不得。唯一的方案也是最后的方案----等载着小学生们的大巴到雷诺后再回头来接我们,不过,这样的暴雪天,这样的速度,这方案意味着我们到达雷诺是天亮以后的事。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身边一辆辆车从我们身边“无情”驶过,一辆似乎是抢险的警车开过来了,大家看到了希望,谁知,人家看了看表示爱莫能助,见大巴也没有妨碍交通,就扬长而去了。小伙子们纷纷下车“方便”,女同志拿把伞遮着也将就了。十二点、一点,后面的轿车终于赶上来了,为了不让“可怕”的最后方案变成现实,轿车二话没说在大雪中毅然掉头,返回检查站购买雪链。过了一会,运道具的卡车也赶上来了,告知车上还有两空位,可以带两个人走,先走一个是一个。风格甚高的同志们一阵无私的推让后,我和中国侨联的郭大姐坐上了卡车,向雷诺进发。

  据说内华达(NEVADA)来源于西班牙语,意思是“被雪覆盖”,果然,公路两边的高山白雪皑皑、玉树琼枝,积雪覆盖的小镇房屋如童话般美丽。美则美矣,于行车大不利。雪越下越大,车头堆满了雪,雨刷上结了大块的冰,能见度本来就低,每有大车超过,扬起的雪尘简直就是马路杀手。一路险道环生,我们的卡车多次差点与前车“接吻”。路边不断看到“趴窝”的车主在路边独自忙活着,年过半百的司机戴大哥告诉我们:美国就是这样,遇上问题多靠自力更生艰苦奋斗,警察不会帮你解决,找拖车是要收费的,动辄就是上千美金。原来如此。此时此刻,我们陪加思念高速公路上送泡面和热水的咱们党和政府。

  似乎走了很久,却仍看不到前面有灯火,戴大哥有点发毛:“难道走错了吗?雷诺也该到了啊。”那该死的路牌,指路竟是一里一里指的,开了二三个小时路牌上还没有出现过雷诺两个字,实在不如咱们的京藏公路,几乎几分钟就可以看到距承德还有多少多少公里!终于终于,路牌上出现了雷诺20里的字样,我们舒了一口气,这意味着,1个小时后有希望到达雷诺。

  午夜4点,终于进城。高楼大厦的顶端有绚烂霓虹,街道上满是白雪,空无一人,诡异得仿佛进入了劫后的空城。在城里绕了好几圈,也没有找到要投宿的旅馆,打了半天酒店电话也不明所以。想找人问路是种奢望,内华达州本来就是全美人口密度倒数第三低的州,这半夜四点路上要有人才怪呢。这时,越来越荒凉的路边居然出现了一家7--11,我毅然决定下车问路。 推开门,正在埋头搞卫生的帅小伙被我吓了一跳。听了我的陈述,小伙子惊讶地一挑眉毛,那旅馆挺远的,你要走着去?当然不是,我有大卡车呢。小伙子于是BALABALA开始说起来(估计他在心里说的是,这都什么人啊,大半夜的,又是雪天,还在拉货挣钱呐)。鉴于之前电话问路的教训,我厚着脸皮要求小伙子到门外指路,更一目了然。小伙子也照办了,千恩万谢之后,再上路,到了!

  午夜5点,安顿下来。致电还在雪深火热中的战友们。得知他们仍原地不动,买来的两套雪链都已崩断。让先到的大巴回程去接太危险,搞不好两辆大巴都陷在路上,这一方案已经放弃。现在正等待已到雷诺的四驱车将先到大巴上的铁制雪链再送去,预计全体到达雷诺的最后时间是明天上午十点。

  100多英里,24小时。2月18日上午9点多,比预计时间提前了一点,那超级邪门的大巴终于到达雷诺。说它邪门,是因为送去的第三套雪链也被崩断了。一筹莫展、无计可施,组织上只好让全体女同志搭四驱车先走,大巴等天亮再想办法。早晨7点,大巴试着再发动,也许是人少了的缘故,居然走出了雪坑!在没有雪链的情况下,只用了两个多小时就到达了雷诺。

  中午时分,全体团员们在餐厅相聚了。一夜未眠的男士们看起来仍然神采奕奕,没有人抱怨,大家兴高采烈地说着柬埔寨司机的可爱----在上高速前的漫长等候中,他担心大家无聊,还自费到MALL里买了动画片碟放给大家看,可惜是英文的,团员们兴趣缺缺。关键时刻掉链子后,他心中无比愧疚,大雪天急得满头大汗,想尽了办法;说着少林武僧的无私----这一路,搬道具行李等重活都是他们主动承担的,装雪链也积极帮忙,同志们特别要求对他们中的张俊杰同学提出表扬,他不怕脏不怕冻几次钻入车底。说着华人票房公司工作人员阿力的神勇---在前一晚一夜未睡的情况下,他在暴雪中驱车驰援,送来的雪链虽然断掉,但带走了近十位女同志,成功为大巴车减重,为最终脱困发挥了重要作用。而这位白人小伙并非专业司机,人家毕业于斯坦福大学电子工程系,硕士----他的故事容后再表。说着不幸中的大幸----幸亏载有劲松四小演员们的大巴一路无事,夜里十二点左右就到达了雷诺,那些嫩得象花骨朵一样的小朋友要是也折腾一夜,后果不堪设想。

  “最大的幸运是全体人员平安到达。也许是天意,让我们等了一夜,避免了雪夜行车的危险。” 五洲同春”艺术团副团长、中国侨联文化交流部部长陈迈舒了一口气:

  仿佛成了规律,“五洲同春”演出的日子,一定是好天气;赶路时一定是坏天气。 2月19日,两日暴雪之后的雷诺居然放晴了!阳光明媚,天空蓝得透明,群山白雪皑皑。可惜,我们的演职员们无暇欣赏眼前的美景,一头扎进剧场彩排去了,精彩的演出即将开始! (当地时间2月19日上午11时于雷诺)

  
雪夜
雪夜
天亮了
天亮了
联系本文记者

王尧
[留言][博客][微博]
(责任编辑:崔东)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