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地震触发华人家庭“核裂变” 爱情如此脆弱?--华侨华人--人民网
人民网

日本地震触发华人家庭“核裂变” 爱情如此脆弱?

2011年06月09日15:18    来源:中国新闻网     手机看新闻

  



  3月16日晚,搭载325名中国公民的CA926航班,从日本东京飞抵北京首都国际机场。首都机场边检站设立“绿色通道”,为其快捷通关与亲人团聚提供便利。中国外交部15日晚发布通告,建议在日本重灾区的中国公民撤离。中新社发 富田 摄

  据日本《中文导报》报道,311地震,日本福岛核泄漏,使得华人的家庭关系也发生了核内变。有的是患难见真情,感到相守的幸福,“要死就一起死”是很多相濡以沫家庭的共识。也有家庭印证了“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无论是变得更好还是更坏,这场灾难都给华人家庭带来了有形无形的影响。

  离婚变得没啥大不了

  311大地震之时,华人就职者刘月(38岁)正在家附近的饭盒店里打工。因为还有一个孩子正上小学,所以她总是3点下班。这一天,眼看着再干一会儿就能下班了,突发大地震。第一个念头,就是赶紧去学校接孩子。

  外面混乱一片,人们纷纷跑到街上,惊慌失措。刘月一溜小跑到小学,见到孩子时,感到一颗心这才安定了。

  刘月的丈夫因工作,正在美国出差,而且还有3个月期限。刘月回家后,立即拨打电话,拨了好久才拨通,但因为时差,丈夫在睡觉,对地震毫不知情,听说地震,安慰两句就算完了。刘月再打给国内的父母,他们正在看电视,说担心得都快成心脏病了。

  那以后的日子,刘月都是提心吊胆,尤其是福岛出现核泄漏问题之后,周围华人纷纷跑回国,国内亲人纷纷催她带孩子走。那几天,刘月常和丈夫通电话,商量怎么办,但一方面远水救不了近火,一方面丈夫总是说“没事没事”,简直和日本政府一条心。原本定好的16号机票,在丈夫说没必要的情况下,轻易放弃了。再买,还要花更高的价格。经过几番犹豫,刘月心里突然涌起了对丈夫的不信任感。她感到不能再听丈夫的话而坐以待毙了,因为周围的中国朋友一个接一个都走了,自己倒也算了,难道要让还是小学生的儿子也经受一番核泄漏的危害吗?

  刘月自己当机立断,买了两张高价票,领着儿子在3月19日飞回了北京。而从整理行李、从银行取钱、带护照和小孩常用药,所有东西,都一手搞定。加上一路奔波到北京,回到父母身边,感受他们的温情和关切。一个疑问越来越经常地浮现在刘月心里,那就是,自己是不是一定需要婚姻?自己是否独立就能带好儿子?事实上,当自己能够做一切决定而不用和丈夫商量后,一切都变得顺利而快捷,没有“对方是否同意”的考虑,没有“会否引起争论”的担忧,只需要用一个母亲的心,本能地,直觉地,保护自己的儿子。

  刘月告诉记者,经过这次事情后,她感到自己成长了许多,对婚姻也有了新的认识。原来认为离婚是一件天大的事情,而在灾难面前,她发现离婚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自己依然可以活得充实而开心。想起婚后多年来俩人不同价值观造成的不愉快,感到还不如放了彼此,轻松上路。李月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婚姻本身就有了问题,但地震确实是一个非常大的契机,让她感受到婚姻有时候反是累赘,而生命脆弱,人生苦短,何不为双方着想,开始更轻松自如的人生。

  地震让爱情如此脆弱 

  “都说女人需要男人的肩膀,但他太让我失望。他没有经历一天好几波余震,感受不到我的恐惧。我不知道是距离把我们拉远,还是我们之间真的缺乏灵犀……”小莉说,是这场地震让他们分开了。

  小莉在东京,男友在大阪,他们在大阪某大学留学时成为恋人的。三年前,男友选择在大阪攻读博士,小莉应聘到东京一家大公司就职。今年3月,男友已被一家研究机构聘为研究员,小莉也决定等男友工作安定后就辞职一起生活。

  “如果没有地震,或许我们已经结婚了。我和男友原计划在5月黄金周回国登记结婚,一场地震让我改变了主意。”小莉苦笑着说,都说灾难会使恋人间的距离更近,没想到我们走的更远。

  “那天发生地震后我一直在打他的电话,可是一直打不通。直到傍晚才通,他说在研究室里,手机收不到信号。到了深夜电车一直没开,我花了一个多小时从公司走到家,听到邻家夫妇相互安慰的说话声,我非常羡慕:如果真是在劫难逃,和相爱的人相拥着死在一起也好。”回想大地震发生当天的情景,小莉说:“在那个时候任何人都想和最亲近的人在一起。我真想走到大阪去找他。”

  “大地震已了一个星期,核电站事故处理结果不明朗,人们心里都很恐慌。家门口超市里的食物和水十分紧缺,每天早上8点多就有很多家庭主妇排队抢购食品。而我们公司已经开始上班,每天下班回家菜都买不到。”最让人小莉感到恐惧的是东京依然余震不断,半夜窗户被晃得吱吱作响,每遇到这种情况就会给男友打电话。

  “虽然短信少的可怜,他还是每晚道‘晚安’,可我每晚都睡不好。刚开始他还安慰我,半个月后,余震依然没见减弱,但他的对我的电话已经感到疲惫。有一天他不耐烦地说,没什么大不了的,东京人不都好好的嘛!你有点神经质了吧!”小莉渐渐感觉男友没有感受到这样的地震,根本不能理解自己的恐惧。

  小莉说:“劫后余生,许多人决定结婚,珍惜彼此。但这场灾难却让我发现曾经的爱情竟是那么脆弱。有人说,我把情感看得很重,过于在意男友在细节上的一些表现。我觉得不全是,或许我们迟早要分手,地震催化了我们的爱情瓦解。”

  我们一起将错就错吧

  地震之后,日本的婚介所生意大好,尤其是女性。试想想,余震不断,如果身边有个人多么好。而街头针对女性的民意调查显示,最受欢迎的是充满力量感的男士,也就是,体力劳动职业比之前受欢迎了——要是被压在了废墟下,有力气的才能搬开砖头救人啊。

  张爱玲写过一篇《倾城之恋》,说的是在香港遭受日本轰炸时,一对原本各怀心思,打算劳燕分飞的男女,因为轰炸,于是谁也没能离开谁,于是相依为命。

  来自上海的胡艳(29岁)家庭条件优越,自己漂亮可爱,身后一直有男士示好。走得比较近的男友也有一个,但想到他不是上海人,家庭环境也一般,所以始终下不了决心。倒不是胡艳有多么虚荣,实在是家里要求,上海毕竟比较讲究。对于男友小丁,既觉得他温柔体贴,又觉得他在如今的上海也买不起房子车子,不知道家里是否能同意。

  3月11日,胡艳正在公司上班,地动山摇,花容失色,当时手机全都不通了。胡艳只好和同事们一起在公司呆着。傍晚,电话开始有了信号,小丁来一个短信说,已经走到新宿车站了,来接胡艳。走出公司大门,走向新宿车站的路上,人们排队依次走著,那是没有电车可乘回家的人,步行回家的队列。

  听说小丁是在地震发生后发现拨不动电话就开始往新宿走,胡艳很是感动了一把。那之后,因为怕余震,胡艳答应小丁搬到她的房子。二人开始了同居生活。核泄漏之后,人们都纷纷逃离东京,小丁的工作是IT,经常和国内有来往,几乎可以以出差为名回国,但胡艳是在纯日本企业,找不到理由请假。这时候,小丁选择了留下。当东京的余震渐渐消失,二人的婚事也已经成为定局。尽管胡艳家人依然有些反对,怕女儿选错了人日后后悔,但胡艳对父母说,我和他就一起在日本将错就错吧。

  结婚吧 趁我们还活着

  来日20年的刘秀秀(39岁),有一个谈了多年的男友,但二人都性格很独立,都不愿意把彼此死死拴住。其实,刘秀秀从前有过一次婚姻,所以对于是否还要结婚和生孩子,已经根本不在意,而对方也同样,都是经历了一次婚姻的人。对婚姻不能说不向往,但更惧怕它的责任。

  原本以为,一辈子就这样过下去了,但地震来了。

  人生原来这么脆弱。刘秀秀对于过往人生,有了一次全新的认识。她告诉记者,3月16日,周围一片慌张,回国机票一票难求。她的孩子在美国上学,而自己就无所谓了,所以并不很忧心如焚,也没有回国的打算。但是,当天晚上,还是感到了一种巨大的恐慌,那就是,可能真的会死掉。

  想到死,竟然倒也平静,反倒想到了很多旧事。比如说,应该更耐心地对待父母,应该更宽容地对待朋友,甚至对于离婚的前夫,都感到了一种内疚。虽然离婚时,总觉得都是对方不好,但真感到要离开这个世界了,却想到了别人的很多好处。

  刘秀秀说,当时就想到,如果能活着,一定善对身边的人。一定认真生活。于是,她对多年的恋人说,结婚吧,趁我们还活着。(杜海玲 孙辉)
(责任编辑:张彩峰)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