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华人华侨

在日中国留学生打工今昔观:从买方市场到卖方市场

2014年05月21日10:31    来源:中国新闻网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在日中国留学生打工今昔观:从买方市场到卖方市场

在日中国留学生打工今昔观:从买方市场到卖方市场

20多年前,中国留学生伴着改革开放的大潮来到日本,刻苦拼搏,他们既要学习,又要打工,在养活自己的同时,付昂贵的学费,有的还帮助远在中国的父母买房。也有很多已经结婚,拖家带口的留学生,还要养家糊口。那时候,不打工的留学生几乎是没有的。

时过20多年,老留学生子女一代的留学生也纷纷来到日本留学,但他们的留学心态已和20年前完全不同。打工的人也有,但有很大一部分留学生不打工,他们的主要目的是来日学习,他们的基本生活费和学费多来自家长,打工也只是挣一点零花钱。

准备升入一流大学的留学生大多不打工

日本名校教育集团伞下品牌升学预备校——名校志向塾中有600多名中国留学生就学,为考入日本名牌大学和大学院做准备。名校志向塾将在日华人引入“塾文化” 空间,为留学生搭建低成本、高质量的学习交流平台,帮助在日留学生实现考入理想大学的梦想。

该校的黄文炜老师告诉记者,在他们学校就读的留学生基本不打工或少打工,他们目标明确,都以学习为主,学费和生活费基本是父母给出,像20年前那样,生活费和学费全靠自己挣的学生几乎没有。他们之中没有把到日本当做挣钱的途径的学生,基本上都是专心学习。

名校志向塾学生多90后,他们年轻,而且有多彩的梦想,身上有一种强烈的使命感,多心怀大志努力学习,通过在这里学习后升入日本国立、私立大学名牌大学的人非常多,他们舍不得时间去打工。

打工是中国留学生的“卖方市场”

20年前,中国留学生几乎是见工就打,最痛苦的就是找不到工打。那时打工是日本企业的“买方市场”,今天已不同,有的饮食店出每小时1600日元都招不到留学生。“我不是不愿打工,只是不想干饮食店。”正在读大学院二年级的小赵说,“不是怕吃苦,而是没有意义。”

小赵来日本多年,经过了语言学校、大学、大学院的生活,现在正在忙于就职活动。小赵说:“刚来那几年,快餐店、居酒屋、中华料理等等各类饮食店都干过,总结起来就是忙和累,除了那点儿工资没啥收获,学不到什么技术。”

小赵介绍:“连锁经营快餐厅的活儿不用两个星期全都会干,不用动脑子,也没技术,干什么、怎么干,怎么说话,员工守则上都清清楚楚。上班先换衣服再朗读敬语,然后才能打卡,下班也是先打卡才能换衣服,如果工作超过4小时还必须休息半小时。虽然穿着工作服休息,但不能算工资,时间扣得死死的。”

“有人说在饮食店打工可以顺便吃点东西,说实话,经常忙得让你没时间往嘴里塞东西。总结起来,无论卖什么的连锁饮食店,越是有名越不能干,他们都有一套严格的‘剥削制度’,在一定营业额下,人工费是固定的,超支店长就要担责任。他们把什么时间都算进去了,就是没把你喝口水、喘口气、上洗手间时间算上。”他说。

听着父亲讲述当年自己的打工史,上海青年黄胜感觉不可思议。眼前的东京物质极大丰富,自己住在山手线沿线的一室户,上午上课,下午在学校电脑打打游戏,和朋友吃个饭,暂时还没有打工的想法。或者说,还没有找到他认为合适、愿意干的工作。电话里将这话对父亲说,引来一大套说教。放下电话,黄胜又用微信向妈妈求助,要求先打20万日元来给做零花钱。

父亲黄荣沪是老一辈留学生,在上世纪90年代初来日本,经历了一天打三份工,之间空挡在山手线睡觉,把日语学校教室当做“打盹室”的苦斗生活。黄荣沪在失去了留学身份后,依然在日本打工近10年才回国,他将在日本打工的辛苦钱带回去买了两处房子,没想到这房子转眼就翻倍,一家人的生活有了极大改变,以至于能让儿子出国留学了。

无奈申请美国学校不成,黄荣沪给还在东京的朋友打招呼,帮忙给高中毕业的儿子找了所日语学校。于是,黄胜成为第二代留日学生。不过比起父亲的当年,现在黄胜留学是气定神闲。父亲答应给他交学费并负责生活费,但希望他打工挣点自己的零花钱和手机费。黄胜也努力地找了一番,但他目前还是认为饮食店太累,打扫太脏,搬运更不消说,从小家在里都没干过重活。黄胜决定暂时不打工,等学好了日语,想跟朋友去找点地接团导游的工作。

下一页
分享到:
(责编:刘禹希(实习)、盛卉)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