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界杰出人物谷建芬:音乐中尽是对祖国和人民真挚的爱

2018年08月29日13:36  来源:人民网-华人华侨频道
 
侨界杰出人物谷建芬:音乐中尽是对祖国和人民真挚的爱

人民网北京8月28日电(段晨茜)1941年的一天,一个6岁的小女孩正坐在日本大阪的一家小店门前,津津有味地吃着日式小饼。母亲急急走来,一把抱住她,奔向码头。年幼的她问妈妈要去哪儿,妈妈说:“回国。”她又问到:“什么国?”

出生在日本的她还不懂中国是自己的祖国,也不明白身上流淌着真正的中国血脉意味着什么,只是跟随父母回到了他们称为“家”的那个地方,一待就是70多年。

而今,这个小女孩已成为一名爱国作曲家,《绿叶对根的情意》、《今天是你的生日》、《我是中国人》……寄托着她对祖国的深深祝福与眷恋。

她就是著名女作曲家,归侨杰出代表——谷建芬。

音乐之路:从大阪到大连

谷建芬的祖籍是山东威海市姜南庄,1935年出生于日本大阪一个华侨商人家庭,6岁随父母回到辽宁大连。

在日本的6年时光是谷建芬的音乐启蒙时期。“印象当中,日本对音乐,对孩子的教育甚至在母亲怀孕的时候就开始了。我记得小时候躺在床上,旁边有一个音响,不起床的时候是一定是要放音乐的,就在音乐的吵嚷声中起来,所以我特别感谢音乐在成长过程中的陪伴。”8月28日,在“中国侨界杰出人物”记者会上,谷建芬告诉本网记者。她身着棕色衬衫,黑色裤子,精神矍铄,眼神坚定而温和。

谷建芬在两三岁时一听歌声就会跟着哼唱,展露出不俗的音乐天赋。“日本比较注重音乐教育,儿童的玩具都会带有音乐,有音乐的陪伴。”说着谷建芬就像个孩子般唱起童年常听的日本歌谣。

刚懂事的时候,父亲常带她去看日本的歌伎表演。回到大连后,谷建芬逐渐对钢琴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1945年,一些日商、日企业主随着战败要撤回日本,很多人便将家里的钢琴搬到大街上低价出售。在谷建芬的“软磨硬泡”下,父亲用一顿菜钱换来了她梦寐以求的钢琴。买回钢琴后,谷建芬欣喜若狂,没有人教,便自己摸索着学,每天放学,就与钢琴为伴,那架钢琴就这样打通了谷建芬迈向音乐殿堂的梦想之路。

1950年,15岁的谷建芬考入旅大文工团担任钢琴伴奏,并写出了自己的第一首歌曲《白米饭》;1952年进入东北音乐专科学校(现沈阳音乐学院)主修作曲,练就了扎实的基本功;1955年,谷建芬被分配到北京中央歌舞团,从此开启了她的作曲生涯。

曾担任东北音乐专科学校的校长、著名作曲家李劫夫先生曾对谷建芬说:“如果脑子里没有几百首民歌垫底,是写不好曲子的。”谷建芬将这句话铭记在心,她明白,唯有深入生活,与人民群众紧密联系,才能写出优秀的作品。

作为一名归侨,谷建芬可以说是伴随着祖国前进的脚步在音乐道路上不断成长的。六十多年来,谷建芬创作作品近千首,这些歌曲内容风格不尽相同,但不变的是,牵系在其中对祖国和人民真挚的爱。

变卖家产培育音乐人才

“刘欢、那英、孙楠、毛阿敏、成方圆、解晓东……”这些名字几乎代表了一个时期的华语流行乐坛,然而鲜为人知的是,他们均出自谷建芬门下。

1984年,49岁的谷建芬组建了中国最早的流行音乐培训班——“谷建芬声乐培训中心”。她曾表示:“我要造就一个歌星的摇篮。所有的学生都经我精心选择,不是‘唱歌让我感动得浑身起鸡皮疙瘩,让我流泪’的我不要,品德不好的我不要。”

为筹办培训班,谷建芬变卖家产,四处筹钱。丈夫邢波旧日的学生凑来了5万元赞助,购置了一台钢琴、一部架子鼓、几把吉他和随身听,“谷家班”就这样开课了。

培训班不收学费,每个月有45元的饭费补助。谷建芬为学员开设了8门课程,除了自己亲自上阵,谷建芬还特意从中央音乐学院邀请了金铁霖教授为学生授课。请金铁霖一堂课15元钱,金铁霖自己骑自行车来回,给予了极大的支持与帮助。

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和培训,“谷家班”的学生们开始在流行乐坛崭露头角,在全国各类大赛上屡屡获奖,有人将当时的“谷家班”称为“比赛专业户”。甚至有组织者主动上门询问“谷家班”的学生参不参赛。

谷建芬创办培训班的初衷很简单:用作品说话,出作品、出人才。

如今,这个愿望显然早已实现,刘欢、那英、孙楠至今仍活跃在流行乐坛一线。这得益于谷建芬独到的眼光和对学生孜孜不倦地耐心指导。

那英在1988年的青年歌手大奖赛上获得通俗唱法第3名,并被谷建芬选中。此后,开始正式追随谷建芬学习。谷建芬常对那英说,你得先磨性子,只有性格沉淀下来,歌才能唱好。1997年,谷建芬为那英写了一首《青青世界》,那英亦不负所望,一举成名。

那英曾多次对媒体表示:“每个人的成长过程当中,如果有这么一个恩师的话,这一辈子永远永远都要记在心里。我希望能够有很长一段时间,要是不忙的情况下,我一定去多陪谷老师,我就希望她能够在每一天,都是健康开心地生活着。”

“流行歌曲,对不起!拜拜了!”

然而,培养了诸多著名歌星的谷建芬对当下流行音乐则持用异同看法。

“流行音乐我已经不想了。打开电视,问题挺多。现在音乐跟人的心灵不结合,而是结合到他的成名、成才。”在“中国侨界杰出人物”记者会上,当记者问到对新时期流行音乐的看法时,谷建芬颇显无奈。

身为流行音乐泰斗,不再做流行音乐,她究竟在做什么呢?

2004年秋,中央召开未成年人教育工作会,时任国务委员吴仪见到谷建芬说:“现在的孩子们都没有歌唱了,你去给孩子们写歌吧”

一席话似乎说到了谷建芬的心坎上。谷说:“现在的孩子们想要天上的月亮,父母都会满足他们,但是,孩子们想唱属于自己的歌曲,却少得可怜。”

当年,已经71岁的谷建芬决定专心为孩子们创作歌曲。她从唐诗宋词中遴选出一批适合当代少儿演唱的作品,谱写成曲调优美、节奏明快、朗朗上口又易学易唱的《新学堂歌》。

“我想做了这50首歌曲以后,流行歌曲对不起,拜拜了,不写了。”谷建芬说。

时至2017年,谷建芬历经13年,创作完成50首《新学堂歌》,平均每年创作约4首,每首用3个月的时间进行反复打磨。在谷建芬看来,她最崇尚“无论遇到何种困难,努力将一件事做到极致”的匠人精神。

帮助传统文化走出去

在新学堂歌创作到49首时,谷建芬遭遇了人生中的重创——丈夫心脏病发在家中去世了,仅相隔8个月,女儿因脑溢血相继离世。

“老伴儿和女儿走了以后我原来写的不想写,但是写什么我也不知道。”直到有一天,谷建芬看了一句话“有种幸福叫放手,有种痛苦叫占有”,让她重新振作起来。

“我想为什么不去幸福地放手呢?所以我这样就把这个歌填了一些词,到2017年我才把这个歌写出来了,唱了,我的心才放下了,我想我还要努力写下去,有音乐陪着我,我一生绝对会长久地走下去!”谷建芬坚定地说。

谷建芬表示:“我觉得这件事情(创作《新学堂歌》)非常重要,每次孩子录音,我的眼泪都止不住。”

目前,《新学堂歌》已在北京、上海、深圳、厦门等地进行推广。谷建芬还计划通过海外关系宣传新学堂歌,以弘扬中国优秀传统文化。

此外,谷建芬还另外创作了50首少儿歌曲,上海音乐出版社正在准备出版。“我想,我把应该做的事情,把能想到、能做到的事情都做了,别人来找我,其他什么事儿我也不接,就专心做这个事情。”

“现在的90后00后现在电视上写的东西,我看的时候是(怨)恨的,但是也不知该怎么办。现在更重要的是这个问题,如何帮助传统文化走出去”她向本网记者坦言。

(责编:刘晶(实习生)、白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