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上海到奥斯陆(留学记)

林存刚 文/图

2018年11月05日10:44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松恩湖

  未曾计划,未曾想过,刚好有个机会,我来到了挪威首都奥斯陆。

  10月中旬,我从上海浦东机场出发那天,上海空气通透,夜里已经十分舒适,不冷不热。

  我在上海的住所在杨浦的老小区,梧桐成荫,静谧而有生活气息。这个夏天,每每夜里归来,我都会在昏黄路灯下的长凳上坐一会儿——有时听歌、有时发呆、有时吃点水果。有梧桐树的上海街道,让我体会到了不一样的上海。以往行色匆匆,觉得上海喧嚣。南京路的霓虹灯与高楼,虽是上海的特色,但并不令我印象深刻与怀念。在上海住了1年之后,住所附近的法国梧桐从苍郁到片片凋落,再到渐渐苍郁,我觉得这是极美的景致。在市井中,我体会到了这城市的安静。烈日下,梧桐树下斑驳的光影,是一幅很美的画。

  从上海出发时,我还穿着短袖衬衣。飞机抵达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时,当地时间还是上午,机场外面一片阴沉。但当我再转机飞到挪威奥斯陆时,虽只有1个小时的航程,景色却大不相同。乘坐大巴从机场到住所,一路上阳光明媚。

  我的住处在山坡下,周围一片原生态,不禁感慨,景色实在太美了。中国师兄说,我到的那天是这一段时间来阳光最灿烂的一天。我没有概念,直到过了几天,才发现果不其然。

  第二天清早,仍然是阳光明媚。我抑制不住激动,即使长途跋涉辛苦,也坚持出去晨跑。清晨阳光中的红墙建筑、绿树红花透着安静之美。住所附近有马场,竟时不时遇到野鹿。然而,好天气没持续两天,乌云说来就来,雨也说下就下了。

  到奥斯陆的第五天,我饭后出去散步。原生态的野外,没有人,只有冷冷的风,几片乌云飘过,下起了雨。突然,我好怀念上海街头的灯火通明与喧嚣。

  走在奥斯陆的城郊,看到零零落落的房子淹没在草地与果树间,景色美,但也落寞。游走在建筑与建筑间,无论是办公楼还是居所,竟然如入无人之境,尤其夜幕降临的时候更显冷清。

  遥远的故乡还是秋高气爽、艳阳高照的季节,而走在奥斯陆城郊的我已穿上毛衣。冷冷的风吹来,让人觉得冬天就要来了。然而,这就是奥斯陆的日常。拥挤的人潮与喧嚣的街道,此时此刻竟成了一种期待的风景。

  奥斯陆的城郊离城市很近,车站很小,地铁线路也不多。听说,挪威的冬天十分漫长,滑雪是一项消磨枯燥的运动。

  窗外是挪威。当我的菜饭做好后,屋内是中国。

  这是我来奥斯陆前几天的所见所想,随着了解深入,也许会变。

  当我穿过一大片草地来到湖边时,突然想起伍佰的《挪威的森林》:“那里湖面总是澄清,那里空气充满宁静,雪白明月照在大地……”

  (作者为挪威岩土工程研究所博士后)

(责编:贾文婷、徐祥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