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南北:

曲折求学路

刘紫雯

2019年06月20日14:2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从学医转到学商科,从学商科又变成学数学,许晓雨的“纠结”与“反复”,也代表了一部分学子在面对人生选择时的复杂心态。

  从决定留学开始到在澳大利亚悉尼大学正式安顿下来,回顾这段留学经历,许晓雨觉得用“曲折”二字形容最贴切。

  

  入学半年决定出国

  留学之前,许晓雨已经在苏州大学医学部读了半年。“读了半年之后,我感觉医学专业不太适合我,就想换一条路。”

  许晓雨的专业是临床药理毒理研究,将来大概率发展方向是从事研究工作。“我其实很喜欢这个专业,当年高考填志愿时,我曾跟父母说‘如果没有被录取到这个专业,我就不念了’。”

  但正式接触医学专业之后,她发现跟她的想象不太一样。对于医学专业的学生来说,实验是重要的学习内容,整天泡在实验室是医学生的常态,但是许晓雨却对此不太习惯。“我的专业是一个交叉学科,涉及临床、生物、化学、物理、数学等多个方面,常常需要做化学分析实验,而且一做就要很久。但在实验室里,我呆久了会害怕。”许晓雨说,“有的人害怕坐电梯,有的人害怕走夜路,而我则害怕呆在实验室。”

  不过,许晓雨说,害怕呆在实验室只是自己转换专业的一个原因,深层次原因还是自己热情的丧失。“这个大学、这个专业是我一直渴求的,但是被成功录取后,原来的那种热爱和激情反而‘冷’了下来。”她坦言。

  “我是一个很活泼的人,很喜欢交流。但是这个专业需要静下心来做实验,所以我觉得自己不太适合。”

  北半球到南半球

  不打算继续读下去,那未来该走向哪里?许晓雨决定出国留学。

  “父母希望我去美国留学,但美国的大学多数是9月入学。我当时已经考了雅思,不想再等1年才能入学。”许晓雨说。在综合考虑了地点、申请时间等诸多因素后,她决定去澳大利亚。

  相比于美国,澳大利亚在入学时间上更为灵活。“澳大利亚的大学分两个学期,3月或8月都可以入学。只要学校不关闭申请通道,随时都可以申请。”

  “我是在拿到墨尔本大学、悉尼大学和澳洲国立大学3所学校的录取通知书之后,才告诉父母我决定去澳大利亚留学的,可谓‘先斩后奏’。但是父母不想让我去,这期间我们争吵过很多次。”为此许晓雨还申请了校方的延后入学。在自己的“软磨硬泡”之下,父母终于点头,许晓雨收拾行囊,终于踏上了自己的南半球留学之旅。

  “换专业、定留学国家,一切可以算是机缘巧合。” 许晓雨笑着说。

  从商科转到数学

  许晓雨没想到的是,她的“曲折”求学路还没结束,更“曲折”的还在后面。

  来到悉尼大学之后,她又经历了一次转专业。

  “一开始我申请了医学院和商学院,两个专业的申请都通过了。”有了之前学习医学的“前车之鉴”,许晓雨虽然申请了医学,但还是担心重蹈覆辙。久经思量后,她决定选择商学院,“虽然学习原专业更熟悉,更容易上手,但我内心深处却想尝试不一样的专业,毕竟全新的环境也可以有一个全新的开始。”

  不过许晓雨发现,转商科专业没有想象中那样简单。“商科要看的内容范围很广,需要写很多论文,我觉得自己更适合于专攻某一方向。”得益于之前学习医学时的数学基础,“再跳一次”的想法开始在她的脑海中浮现。

  这次,许晓雨决定转专业学习数学,“我觉得数学没有商科那么繁琐,也不用写很多论文,我认为更适合自己。但是,事实证明我又想简单了。”

  转学数学之后,许晓雨发现了另一个问题——数学的资料太难找。商科虽然要查找很多资料,但商科资料却比数学资料好找得多。“读商科的人很多,有关资料查找起来也更方便,周边的同学朋友也能提供一些建议。但数学不一样,遇到困难很难找到人帮忙。”除此之外,写论文的量虽然少了,但难度却增加了,“我学的是纯数学,是关于数论方面的,需要写很多定理论证,真的很难写。”

  即便这样,许晓雨也不打算再转科了。“我现在要是再转专业,就要从大一重新开始读,以前在苏大的朋友今年都要毕业了,我不能老在大一耗着。终究要选定一个方向坚持读下去,这样才能做出成果啊。”她感慨地说。

(责编:贾文婷、燕勐)